從20世紀初期舉辦的著名會議到如今的“未來化學獎”,索爾維一直秉承鼓勵科研進步的優秀傳統。這既是出于對科學的熱愛,也源自長期以來協作催生智慧的感悟。

Solvay Prize Ceremony 2015

?

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索爾維會議一度進展緩慢,也傳出過就此終止的危機,直到進入19世紀60年代,終于在歐內斯特·索爾維的孫子雅克·索爾維(Jacques Solvay)手中重現生機。雅克曾在1958年到2010年間擔任研究所主席,并確保會議恢復到了戰前的學術水平。無論在哪個年代,索爾維會議始終保持著與杰出科學家的密切聯系,其中就包括以混沌理論研究聞名的比利時物理化學家伊利亞·普里高津(1917-2003)。他曾于1959年出任研究所的所長,并于1977年獲得諾貝爾獎。

時至今日,索爾維物理與化學研究所繼續履行它們的使命,分別每隔三年在布魯塞爾召開一次會議(一年物理,一年休會,一年化學)。最近的一期為物理會議,于2017年10月舉行。2010年,讓-瑪麗(Jean-Marie)接替雅克成為研究所主席。在國際科學界,索爾維研究所持續發揮著深遠的影響力。雖然初期會議的歷史光輝和顯赫名單已成為了過去,但今日的水準依然毫不遜色。在與會者中不乏當前和將來的諾貝爾得主的身影。比如出席了多場會議的荷蘭化學家本·費林加(Ben Feringa)在獲得2016年諾貝爾獎之前,就曾是一位索爾維獎得主。組織物理和化學會議的科學組委會由響譽世界的杰出科學家構成,而他們在決定各屆物理和化學會議的主題和出席人選方面擁有完全的自由。

Professor Ben Feringa
本·費林加 (Ben Feringa)

提及諾貝爾獎,在阿爾弗雷德·諾貝爾和歐內斯特·索爾維之間有一個有趣的比較。作為第二次工業革命的化學界領路人,兩個人都把自己的財產投入科學事業。但前者獎勵已完成的研究工作,后者則側重學術思考和科學的整體進步?!皻W內斯特·索爾維鼓勵由好奇心驅使的、進行中的研究。而索爾維獎今天同樣遵循這一邏輯,”索爾維研究創新部傳訊總監理查德·托姆雷(Richard Thommeret)評論道?!八鳡柧S獎得主的研究成果還有很大的研發空間,我們獎勵的是這些成果的潛在影響?!?/p>

?

多家科研機構

索爾維在科學界的投入并不限于研究所。例如在1927年比利時的公共研究機構比利時科學研究基金會(FNRS)創建時,索爾維家族作為其主要資助者,出資達到總預算的四分之一!
?
而早在1911年,國際化學命名及術語權威機構國際純粹及應用化學聯合會(IUPAC)的前身——國際化學協會聯盟(IACS)在巴黎成立,歐內斯特·索爾維同樣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

international-association-of-chemical-societies

?

和會議相同,索爾維公司的目標是盡一切可能讓科學更加國際化,使得來自不同“民族”(按照那時的說法)的科學家可以聚集一堂,各抒己見,不受蔓延歐洲的民族主義情緒干攏?!皶h因此選址中立國家比利時,并由掌握四門語言的荷蘭科學家主持,”公司遺產經理尼可拉斯·庫龐(Nicolas Coupain)解釋道?!斑@完全符合歐內斯特的設想。他希望鼓勵科學精英不分國籍,共同工作。這樣的想法很獨特:在此之前,科學大多被定位在國家的角度?!?/p>

?

超前的“開放創新”理念

現在,歐內斯特·索爾維的理念繼續活躍在公司和研究所——兩家機構雖然獨立運營,卻出自同一人之手,共享一份追尋卓越科學的激情?!皻W內斯特·索爾維明白,把科學家們聚集到一起只會產生好的結果,”理查德表示?!坝矛F在的話來說就是開放創新,而這也是公司上下時刻保持的心態?!?/p>

SolvayPrize_Visuel2017

資助科學創新,支持由好奇心驅使的研究,給予激勵的同時賦予自由的工作環境,這樣的宗旨從20世紀一直延續至今,并彰顯于每三年舉辦一次的索爾維未來化學獎(2017年獲獎者北川進教授于11月公布)以及公司日常的研究與合作中。用歐內斯特·索爾維自己的話來說:“在日常運營中我們一直告誡自己要不斷進步?!?/p>